听闻欧洲杯]唱支国歌给你听

球迷迷 0 条评论 126 2021-04-30 20:20:43

  央广网北京7月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北京时间今天凌晨,欧洲杯四分之一决赛,威尔士红龙爆冷击败球星云集的比利时队,占据了一个四强名额。这也让“黄金一代”没能证明自己的身价与实力相符。赛前,有一个细节被眼尖的球迷发现了,既比利时队上场11人竟然有7人没有唱国歌,这球队的凝聚力可想而知。那么,比利时人真的是因为多元文化林立而丧失了战斗力吗?“绿茵场上的移民潮”又是如何影响欧洲杯的?

  今天凌晨,比利时国歌《布拉班人之歌》激昂的旋律在里尔皮埃尔·莫鲁瓦球场奏响时,看台上装扮成蓝精灵的球迷庄严的高声合唱,而球场内比利时的11名上场球员却有多达7位紧闭双唇。这样的场景构成了一幅诡异而和谐的四格漫画。卢卡库兄弟不唱,他们是刚果移民,德布劳内不唱他是荷语系的弗拉芒人,阿扎尔也不唱因为他是摩洛哥后裔。

  事实上《布拉班人之歌》本来就有法语、荷兰语和德语三个版本,当天球场内播放的是法语版本,而在比利时队中甚至有多名球员法语水平接近于零,比如这场比赛没能登场的主力后卫费尔通亨和维尔马伦。有一种说法,队内双语都说的很溜的,只有教练威尔莫茨,带头大哥孔帕尼以及语言天才卢卡库。造成这种鸡同鸭讲的奇观,与比利时近代历史有关。早年间,地处法荷交接处的这块区域,经常被当做两国大战的缓冲地带,国家获得独立后,两种不同的文化也被各自保留。这还没完,当代历史也对国家队的构成产生了影响,与许多欧洲国家一样,比利时在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了一股移民潮,其中非洲的刚果和穆斯林族裔大量涌入,据说布鲁塞尔甚至成为了欧洲的穆斯林之都。这样复杂的身世,让比利时更像一支俱乐部球队,带着不同文化的球员身处同一更衣室,很容易被怀疑派系林立,缺乏凝聚力。看看意大利队唱国歌时的场景吧,布冯能把唾沫星子喷到摄像机镜头上,他的小兄弟们视死如归的表情也好像要用国歌咬人。

  英国历史学家埃里克·霍布斯鲍恩1990年思索体育运动在激发民族情绪方面的作用时写道:“假设一个群体有成百上千人,作为其一种表现形式,那么,由11个有名有姓的人组成的球队似乎更具真实感。”我不想说,比利时队一定是因为更衣室的多元文化而降低了战斗力,但可以肯定的是,足球作为身份认同感的工具,赢与输,会分裂或团结国民情绪。同样是多人在唱国歌时闭嘴,德国队在4年前欧洲杯半决赛惨遭意大利淘汰时,立即将失败降罪于太多移民球员冲淡了日耳曼人钢铁般的战斗力。而2年后,还是这批人世界杯夺冠,民众却在大唱移民后裔为德国带来了灵性足球。我们不得不承认,政治可以影响足球,足球也可以影响政治。事实上,本届欧洲杯正是在欧洲因为移民潮带来的身份认同危机下开幕的,极右翼在各国势力渐长,说不准默克尔正在巴望着,德国队夺冠,助其一臂之力。

  1998年法国队与巴西队争夺冠军时球员们高唱国歌时,同样是移民后裔组成的球队,当时只有一人闭嘴,可见雅凯麾下的各民族人民大团结。

  当年的冠军为我们带来了全球化后文化包容的感动。但这种感人的和解很难常伴绿茵场左右,南非世界杯那次闹剧般的出局,法国足协就让非洲裔和阿拉伯裔球员背了锅。过去,像法国这样的移民球队还属于个案,但2009年,国际足联投票决定取消对球员更改国籍的年龄限制。只要没有为成年国家队打过正式的国际A级赛事,就可以在任何年龄改变国籍代表新球队参赛。在这条法案的影响下,两年前的巴西世界杯32支球队,只有韩国、乌拉圭、尼日利亚、巴西、洪都拉斯没有移民或更改国籍的球员。

  足球顺应全球化的大浪,给11人的国家队染上了各种各样的文化印记,这实际上给国家队的管理者提出了更高难度的要求,他们不仅要是战术大师,甚至还得有“外交手腕”。当然,适应了俱乐部更衣室的球员也鲜少民族主义的“刺头”,进入新世纪足球确实变得有点儿不一样了。

  6月10日开赛至今,海信围绕电视 品牌共打出了3支中文广告:“海信电视 中国第一”、“海信电视 质量唯一”、“海信电视 销量第一”,分别在小组 赛阶段、八分之一决赛阶段、四分之一及以后决赛阶段。

  加拿大自由党领袖贾斯廷·特鲁多(Justin Trudeau)成为新任加拿大总理后,因其对移民政策、环境问题以及对第一民族关系的整顿而备受好评。国歌歌词修改法案于2010年被第一次提出,尽管当时著名小说家玛格利特·阿特伍德(Margaret Atwood)的支持,但这一法案由于激烈争议而被搁置。

  12月12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规范国歌奏唱礼仪的实施意见》,要求各地区、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执行。《实施意见》就规范国歌奏唱场合提出明确要求。

上一篇:阿尔巴:我还能为巴萨贡献很多希望梅西可以留下来
下一篇:【辣评欧洲杯】大圣不如做个务实的“弼马温”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